上海咖啡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那段历史~改革开放的那些年

发表于2017年12月10号 08点 阅读 10099 评论8 点赞12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记得作家蒋勋曾说过,现在人打开自己的机会,真的越来越难,因为害羞,不敢给别人看到真实的自己,自己也不敢看到真实的自己,那个好累!

     其实,现在人就象贝壳,他紧紧地闭着,就是不肯打开,贝壳它不肯打开,是因为里面太柔软,太怕受伤,只有美才能使自己打开,因为他不防御,他开始放心了。

     改革开放初期,我40岁还不到,那时我还在车间搞核算。改革风潮吹遍祖国大地,那时能在“宾馆”工作已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突然有一天,天上掉下馅饼,有人要我去广州一家合资企业,当外方代表。

     情况是这样引起的,我初中时很积极,63年就加入共青团,还担任班干部。毕业时我和同学Z君相约,先考高中,落榜就去新疆。结果我进了高中,他去了新疆建设兵团。我俩很要好,亲如兄弟。他委托我,经常去看看他年迈的母亲。所以我每周去他家,帮他母亲做点事。其中包括写信。他家有海外关系,我帮他母亲写信,并找到在台湾的侄子。他母亲从小就把侄儿带到上海,培养他读书,解放前夕去了台湾。文革前经常通信,侄儿还经常寄钱来,文革时中断了联系。文革结束,我帮他母亲写信又恢复了联系。那时他母亲胆小,信件往来都写我家地址。所以他们家把我当自己孩子。有次他侄儿转机从香港到上海,住在和平饭店,我陪他母亲去会见的,那个场面十分感人,和平饭店豪华令我大开眼界,我们在里面用餐,那个服务真是一流的,这里暂不表述。他母亲向侄儿介绍我怎么怎么好,自那以后Z先生〔侄儿〕认识了我。

    Z先生家业很大,他儿子后来到国内投资办厂,总公司设在广州〔苏州有分公司〕。我暂且把侄儿的儿子叫G先生,那时他手下缺少人手,就通过同学母亲邀请我去广州协助工作。

     那时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期,我孩子还小,虽然工作很诱人,我还是很犹豫〔我家庭观念很重〕。

     当时我面前有二条路选择:一个是日本,另一个是广州。这里插一句,我那时日语很好,可以和日本人交流,并在第一次日中青年大型访华团时,认识了日本群马县一所大学的教师志贺圣一先生,我们保持信件往,还互寄礼物。他邀请我去日本读语言学校。我觉得日本太远,又舍不得离开妻儿,所以我后来还是选择了广州。

     我这人干不出大事,前后考虑太多。现在想想,如果我去了日本,人生轨迹又是另外的了。我相信“宿命论”,这都是上帝安排好的,命里注定的。

     话题不要扯得太远,在我去不去广州?我还拿不定主意,犹豫不决时,我与好友当时的车间主任W君商量,他说去广州很好,应该大胆去。记得那时我还与坐在我办公桌前面,搞统计的L君谈过,她也说去广州好。于是,我通过熟人用钱铺路,开了长病假停薪留职。

     现在我老了卖相不好。那时年轻,奶油包头,脸也白净,西装革履,初看还蛮有点象“外方代表”。平生第一次乘飞机去了广州。

     下飞机,广州外贸公司派人来接我,小车送我进宾馆,然后去酒楼用餐。上海人比其他地方人活络,到外面身份一变,说话腔调也象外方代表了。酒宴上觥筹交错,那一套我“无师自通”,“游刃有余”,这就是上海人腔调,扮啥象啥,现在想想蛮搞笑的。所以在台上干部,不要以为了不起,说不定你上去坐,比他还行〔傻瓜就另当别论〕,除了才能,“机遇”是很重要的。

   下午,外贸局干部陪我下厂。厂在广州郊外叫“塘溪”的地方。我一下车“前呼后拥”,车间的玻璃窗明亮,厂区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暗自想,这几天苦坏了工人,这种表面文章做给我看的。因为我来自企业,看得多了,每到上级公司来厂参观检查,几天前就大扫除,另件堆放整齐,报废的成品运到废品库,划黄线,走道畅通,擦机床,擦玻璃窗……这个我都懂。参观好车间,然后到会议室向我介绍工厂情况。这家厂后来就成了中外合资企业。

     有时,想象与现实脱节,我起先认为总公司在广州有办事处,有象样办公室。我在宾馆住了二天,第三天台湾的G先生来广州,照例宴请酒席觥筹交错。G先生肥头肥脑,将军肚突起,矮矮的个子,西装革履,一副秀朗架眼镜架在鼻梁上,走近一股剌鼻的香水味,带着台湾腔的普通话。他还带来一位福建亲戚,20多岁小伙子,和我一起工作,并说明天就开始办公。办公地就在厂里,而且工资也由厂方支付,这下我傻了眼。原来什么“外方代表”,狗屁!其实就是一个“质量管理员”,胸闷!而且工资不高,台巴子十分抠,样样算得很清爽,包括伙食费也要从工资中扣除。

     碰到质量问题,他会象训孙子一样骂,什么你们烂中国……做不好东西。我心里真想开口回他,TMD!你老子不是从大陆出去的,你现在耀武扬威什么,没有你烂老子,哪来你烂孙子。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老子不干了。后来想想,小不忍则乱大谋,毕竟要看在同学母亲的面上。我在广州干了半年,然后调到苏州又干了段时间,台巴子抠是抠得来不得了。起先叫我辞职,给我一笔钱,我还好没辞职〔这笔钱吓不死人〕,否则现在还不知落难到何种程度。

     通过在台商下工作,我对台巴子有了很大成见。旅游开放后,我跑了欧洲、东南亚许多国家,就是不去台湾〔直到去年,科长提起台湾,才与他同去〕,台湾人在我心里留下很大伤痛。我那些年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倒贴,说出来真羞耻。

      我台湾去过,那里城市设施没我们好,都象内地二三线城市,有的地方象乡下。如果我现在碰到G先生,一定会回敬他,你们台湾人象巴子,“台湾才是烂台湾”。

     这段历史我不会忘记,也不怕好笑,写出来反而轻松。

 

 

点赞12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2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 未定义0条内容
  • 你没有登录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