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旷神怡的小木屋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初见荒友

发表于2018年01月20号 21点 阅读 9315 评论6 点赞13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有些事很巧也很有缘,从不相识但初次见面却似老朋友,非常的投缘。

        下午去看望老同学的母亲,刚到门口,就听到屋内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我一时纳闷,平时冷清的独居老人家里为何如此这般。开门者是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女性,走进房内,见还有三位同龄女性也相拥坐在我老同学母亲的桌旁,此时我已猜出八九不离十,曾听说我老同学她说起过,有四位当年在黑龙江的荒友经常来看望她母亲,必定是她们了。经老同学母亲一报出我的名字,这四位北大荒黑妹也立马知道我是谁了。

        没有一丝的陌生感,更没有距离,有的只是我们这些同龄人太多的共同语言。一经打开话闸子就是滔滔不绝,时光一下子倒流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先说我们学校有四位同学到黑龙江建设兵团,此时其中一位立马纠正我的说法,还有一位应该是五位,我顿感失言,我怎么会忘记他呢?虽不是同班但曾是我最要好联系最多的老同学之一,毕业分手后我们经常是写信联系聚餐外出游玩,直到他1992年患重病突然离世。那天是非常寒冷的一天傍晚,上海的天空难得的突然降雪飘起满天的雪花,我们在瑞金医院病房里向这位老同学作最后的诀别。之后我们七位老同学还在医院附近同学工作的瑞金宾馆一聚匆匆共进晚餐,相帮料理同学后事。老同学去世后,这些当年在黑龙江的战友并没有忘记,今天才得知建设兵团还为此设立的专项基金,帮助去世同学幼小的孩子及家庭走出困境与阴影。

        这四位荒友无意中说当年初中毕业就是听了这位去世的同学到她们杨浦区的中学做上山下乡动员报告感动之后激动的报名去黑龙江建设兵团的。有意思的是我突然想起当年初中毕业我也曾与一位女同学到不少学校做上山下乡动员报告,由于各种原因我留在了上海。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已经时隔四十七年了,这四位中的一位荒友竟然还记得我与另一位做报告女同学得名字!可想而知,当年的处境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2016年她们这些老知青曾经回黑龙江建三江她们年轻时代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变化之大是始料不及的。当年连队住房早已不见,新的住房全都集中在场部,兵团的农地全都外包给外来务农者,开着小轿车去种田实在是新鲜事。当年种植的都是小麦,一个月配给每人只有一斤大米,如今是金灿灿颗粒饱满的大米,最著名的就是黑龙江五常大米。深深感悟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北大荒的今天。

        非常感谢这四位不曾相识的荒友,当年许下的诺言和结下的友情,虽然天各一方却紧紧地连在一起。在黑龙江真正在一起没有几年,但一方有困难,不管你在哪里,都会伸出友情之手。两星期前,我在老同学母亲家就吃到了她们四位包的荠菜馄饨,今天我又有幸品尝了她们亲手刚刚包的韭菜馅子的北大荒饺子,虽然是刚刚吃好午饭,但我依然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大碗,味道真的好极了。若不是我要到医院,真的还要好好地聊下去,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初次见面俨然已经是老朋友了。我们相约今年三月份在我老同学从美国探亲回家以及另一位荒友从日本回沪之际,一定要好好地品尝和享用她们亲手做的韭菜盒子。

 

 

点赞13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3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