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惠麟笔名叶子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慈母篇——雪花中的母爱

发表于2018年01月27号 06点 阅读 7711 评论16 点赞22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慈母篇——雪花中的母爱

 

 

叶子

 

 

    梦中,片片雪花再次飘落在我的梦中,染白了旧居前恬静而熟悉的小路,母亲颤微微地迈出房门,朵朵雪花撒满了她如银的白发。

   母亲是年初三出生的,她有着雪花一样的洁白美丽。她和我的父亲是在绘画中相识并相爱的,宦家小姐的母亲冲破“门不当户不对”的束缚,离开生她养她的穆如楼,跟着父亲来到石库门的小屋,成了药店倌的妻子,从此也改变了她的一生。

   解放后,母亲在区房地产公司当干部,她十分自强,用瘦弱的肩协助我父亲,挑起奉养公婆和抚育子女的重担。小时候,我并不知道家中有多少困难,只知道常吃的是粘稠稠的粥和放糖精的小馒头。母亲起早摸黑地忙里忙外,一有空就会拿出画笔画上几笔,偶尔吃上大米饭和肉,一定是母亲的画卖了出去。坐在画案边看着母亲画画是一种幸福,当我仰头望着窗闪烁的星星时,我会问母亲:“雪花是天上落下的星星吗?”母亲微笑着点点头。

    慢慢长大了,母亲不再画画了,却穿起了硬硬的工作服,挂起件油污的胸围,还套着一又破旧的套鞋,我问母亲这是怎么啦?她没有回答,父亲轻声对我说母亲下放劳动了。一天早晨,我偷偷跟在母亲后面,走过一条又一条灯光昏暗的小路,来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小河边,母亲来到了一个破旧的仓库,那里正停靠着一辆货车,几个男人正艰难地从车上卸下废旧的部件,母亲和他们拖着笨重的东西蹒跚地走着。在母亲惊异的目光中,我满怀的心痛,哭喊着扑进了她的怀抱。在那个冷酷的清晨,我真的感到了春的料峭,泪水洒落在母亲被汗水打湿的衣襟上。几天后,一场罕见的春雪飘落在仓库周围,我跟着母亲一起劳动,当卸完货的货车鸣着凄楚的嗽叭声远去时,我伤心地为母亲拍去满身的雪花,在我的眼前,母亲单薄的身影变得更小了,以至我的梦中常常会闪过那雪花烂漫,春寒料峭的的一幕。

     到西双版纳插队后,在身处异乡的日子里,我很少收到母亲的信,常常是父亲写的那特有的圆形字。母亲是在那种环境中,毁了眼睛、毁了双手,直到母亲昏迷住院时,我才知道常年穿着湿漉漉的套鞋,母亲的脚根早已坏死。然而那时母亲从不让我知道母亲的痛楚,只让父亲告诉我,她爱我,她等待着我的回归。我为母亲嫩白的手变得如此粗糙而悲哀,然而母亲粗糙的手给我的是她浓缩的爱。

    多少次梦中雪花飘舞,母亲站在雪花中,变成了美丽和白雪公主,把洁白和芬芳撒在我的身上,飘飞的雪花带着母亲的温暖,母亲的慈爱,纷纷扬扬飘落。一片片晶莹的雪花深情的落在我的眼框,瞬间融化成颗颗泪珠,苦涩地流到我的唇角。

雪花中的母爱,我亲爱的妈妈!

信纸作者:虎子

点赞22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2人点赞

本文作者

叶惠麟笔名叶子

退休的业余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笔名叶子。

加好友

1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