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韵情怀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海伦•凯勒的启蒙老师安妮•莎莉文 ——再读《海伦•凯勒的教

发表于2018年02月01号 15点 阅读 3707 评论0 点赞2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最近我再一次读了美国作家海伦·凯勒的老师安妮·莎莉文写的《海伦·凯勒的教育》一书。联系我的数十年的教育生涯,勾起我反思甚多。

    海伦·凯勒的老师安妮·莎莉文1866年4月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西部的一个小村里。她的父母于1860年初,离开 20多年一直居住的五谷不收的故乡爱尔兰,逃荒到美国的。依靠父亲给附近农场打短工的工作而全家糊口。但是,不幸一直盘旋在这个家的周围。安妮在2岁多的时候,罹患了很严重的沙眼。贫穷耽误了治疗,安妮的视力恶化。在她8岁时,母亲因肺结核去世,酗酒的父亲狠心抛弃了她和弟弟吉米、妹妹玛丽。后来,在父亲家族其他成员的“临时收养”及“张罗策划”下,3岁的妹妹玛丽被其姑妈收养,而10岁的安妮和7岁的弟弟被送进了离家千里的德士堡贫民救济院——一所容纳了上千的老弱病残人士的大杂院。3个月后,弟弟吉米因先天带来的臀部结核瘤病在救济院里离开人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世界没有几个人关心小安妮的悲伤和孤独,直到救济院新来的、为女生宿舍主持星期六祷告和星期天弥撒仪式的巴巴拉神父的出现。

    有一天,巴巴拉神父说:“安妮,你不应该呆在这里,我要带你离开。”

    巴巴拉神父有一个朋友在马萨诸州一家天主教慈悲医院当医生。其时,安妮的视力已经非常糟糕。神父首先要带她去看眼疾。

就这样,11岁的安妮离开了救济院,住院治疗眼疾,但不幸的是手术失败,安妮的视力甚至比手术前更糟糕,近似于失明。尽管后来又施行了几次补救手术,但均以失败告终。医生宣告:尽力了,且无能为力了。

    安妮必须出院,而此时巴巴拉神父已奉教团之命,远赴他乡传教,失明的安妮无依无靠,又被送回救济院——这个她深恶痛绝的地方。

    安妮的世界陷入孤独、黑暗。她渴望有希望的生活,渴望命运有一个转机。

    这个转机在她14岁时终于来临了。一次,救济院迎来一个考察团,团长叫法郎·香邦。安妮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有可能能转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那天,安妮终于放下胆怯,对考察团喊出了心底蓄存已久的声音,香邦先生!我要读书!我要上学!

    1880年10月3日,安妮坐着马车进入了伯金斯盲人学校的校园。

    14岁的安妮与一帮5、6岁的幼儿同班,因为从没有进过校园的安妮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可怜的孩子因此被同学戏称为“老安妮”。

    经过漫长的盲校磨砺,在老师的帮助下,安妮长大了。在学校假期来临的时候,安妮甚至想找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后来学校帮安妮找到了一份清扫旅店的工作,在整理房间时,有机会认识了一位给安妮热心推荐医生治疗眼疾的房客——布来福医生,。两次手术后,安妮的视力恢复了。尽管视力所及,但也能看,属半盲状态,安妮满足了。这一年,安妮16岁。在她20岁时,盲校毕业了。这时候,盲校校长伯金斯给她推荐去海伦家当家庭教师。

    1887年3月,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了海伦家,见到了比她小14岁的海伦·凯勒。这是莎莉文小姐人生第一个学生,也是她一生唯一的学生。尽管第一个,也是唯一,但她成功了,把一个又聋又哑又瞎 的桀骜不驯的野女孩教育成世界著名的学者、作家、教育家和慈善家!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业绩!一位著名教育家这样评价她“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奇迹,美国传奇女性海伦·凯伦的成功之路。”我从她的成功之路中,启示至少有以下几点:

    1.“爱”是安妮·莎莉文教育的灵魂。

    在海伦·凯勒的《我生活的故事》中这样写道:“一个陌生人握住了我的手,把我紧紧地抱在怀中。”“第二天早晨,莎莉文老师带我到她的房间,给了我一个洋娃娃。”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莎莉文与海伦的初次接触,首先就让海伦有一个慈爱可亲的感觉,任凭海伦·凯伦用手触摸她的脸,触摸她的衣服,还任凭凯勒把她的箱子打开,几乎是翻箱倒柜,任凭凯勒用激动的手势告诉母亲,箱子里有糖果,任凭这孩子把她的帽子戴在头上,显出一副滑稽的样子,这一切几乎都发生在几分钟内,她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觉得这个女孩子非常逗人喜爱。用她的话就是“我认为,刚开始的时候应该慢慢来,应该先赢得海伦的喜爱,而不是强迫她。”,“要在不破坏海伦情绪的情况下训练与指导。”不过,从她还是从一开始就坚持合理的服从,而不是任意放纵。她的爱不是溺爱、宠爱,关于“爱”的解释,莎莉文不仅极其艺术地解释了爱,而且让海伦体验了爱,懂得了爱,唤醒了爱。当海伦在花园里摘了几朵早开的紫罗兰送给莎莉文时,莎莉文立即予以感情上回报;当海伦不愿意接受别人亲吻的表达时,莎莉文则用胳膊轻轻地搂着海伦,并在海伦的手上拼写出了“我爱海伦”几个字。由此进行关于“爱”字的问答和探索。当海伦屡次问她爱是什么,莎莉文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们试想一下,对于健全的人也一时难以回答清楚,但莎莉文并没有回避,而是紧紧地把海伦搂住,而且搂得更紧,并用手指着海伦的心说,“爱”在这里。莎莉文老师先要海伦感受到“爱”,表明“爱”是发自心灵的情感,尽管这种解释并没有让海伦完全明白,但实际上已引起海伦对“爱”字有所感悟。所以,海伦才相继问道:“爱就是花的香味吗?”“爱是不是太阳?”一般来说,海伦能对“爱”有这样的感受已经很可贵了,但是莎莉文并没有给予认同。这正是莎莉文的教育艺术。她要引导海伦从“能触摸的东西”获得思维的提升,“领悟到抽象的概念”,她不希望对“爱”理解得太具体,她想通过对“爱”的探讨,进一步开发海伦的思维、智慧和心灵世界。所以,当海伦再一次问到“爱是不是太阳”时,莎莉文老师在海伦的已有认识的基础上给予升华:“爱有点儿像太阳没出来以前天空中的云彩。你摸不到云彩,但你能感觉到雨水。你也知道,在经过一天酷热日晒之后,要是花和大地能得到雨水会是多么高兴呀!爱也是摸不着的,但你却能感到她带来的甜蜜。没有爱,你就快活不起来,也不想玩了。”看,莎莉文对“爱”作了多么绝妙的解释,抽象的道理说得多么具体形象!深刻的内涵又与孩子的实际生活联系在一起。而且莎莉文能做到循循善诱。在海伦略有所悟而又困惑不解时,给予解释和引导,不愧为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尽管只有一个学生,但也是无愧的。莎莉文老师让海伦学会爱,但这爱绝不是迁就。在书中,莎莉文生动地举了海伦与黑人维尼吵架的事,莎莉文非要海伦去向维尼道歉,不认识错,莎莉文宁愿不吃饭,直到海伦双手绕着她的脖子,在她的手上写道:“海伦明天会乖的,海伦天天会乖的。”为止。在“爱”的教育下,海伦更加富有爱心了,莎莉文似乎感觉到在海伦的脸上显露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甜美的心灵。

    从这里,我们体验出莎莉文的爱的教育艺术。回想起我们的教育,是不是充满真正的爱?对好生的喜欢是不是爱?对差生爱得起来吗?体罚和变相体罚是不是出于爱?这一些值得我们深思。

    2.要教育好野心十足的孩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与她进行心灵沟通。

    由于海伦身患残疾,父母无形之中给了她太多的骄纵和呵护,使她逐渐养成蛮横不羁的性格,对任何人都毫不在乎。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莎莉文试图哄她,可她的任性越来越厉害,再加上父母横加干涉,不能容忍莎莉文用强力的方式对待她——在父母的宠爱下,这个家庭所有的人都得屈服于她。于是,海伦被宠得太不像话。莎莉文的所有的爱怜和温柔都打不动她。莎莉文教育的第一步就是要海伦学会“服从”,但对待这样的野性十足的小家伙来说,首先必需用强力而且比她更强的人制服她 。莎莉文在书中强迫海伦老老实实吃饭的事例,“在蒙昧中撒野的孩子,大概还需要很多这样的战争。但是无论如何,我都首先要让她学会两件最重要的事情——服从和爱。”犯了错误,没有体罚,但坚持要她改正,坚持做到服从和爱,的确是很不容易。而莎莉文做到了。为了避免父母的宠爱,她采取了隔离式的教育,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段时间后。从海伦的身上看到了令人惊喜的变化,全家都为之而高兴。

    由此想起,现在由于计划生育,四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合一孩的现象已司空见惯,带来极大问题乃是教育孩子,无论父母教育孩子还是学校教育孩子的遇到的难度恐怕与安妮教育海伦相差不远了。现在的教育要克服的困难和遇到的问题是好好研究的时候了,刻不容缓!

    3.在快乐中引导海伦学习

    在安妮对海伦的平时教育中,总是让海伦深入体验生活,带海伦去感受一切,在快乐中学习。安妮带海伦去马戏团,度过了“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在确保安全的条件下,他们让海伦触摸动物,给大象喂东西,还爬到大象背上;摸摸小狮子等等。从马戏团回来,海伦整天问安妮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了要回答好海伦的问题,安妮不得不去寻找有关的书籍和资料,虽然安妮觉得被海伦问得脑子都快要爆炸了,但这样的学习的确很有成效。海伦在快乐自然的环境下,学的东西更加牢固而扎实。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海伦也喜欢听故事,安妮无数次地给海伦讲《小红帽的故事》,她非常喜欢那些让她感动得流泪的故事。还要安妮教她一些押韵的短诗、短词,这一切给了她非常美好的的印象,刺激了她的智力发展。安妮说:“一个人如果读书,说话时不能达到‘忘形’的程度,那么他就读不出、说不出什么东西来,除非他完全忘记了那些技巧上的词句。”就这样海伦越来越依赖安妮。于是,坚定了安妮的教育信心。

    4.安妮·莎莉文不但善于让海伦在乐意中接受教育,还不断地改变教育方式,抓住教育契机,试图激起海伦学习欲望。

    “我和莎莉文老师为‘杯’和‘水’这两个字发生了争执。她想让我懂得得‘杯’是‘杯’,‘水’是‘水’,而我却把二者混为一谈,‘杯’也是‘水’,‘水’也是‘杯’。”当莎莉文老师丢开这个问题,重新练习布娃娃“doll”这个词时,“我”却把布娃娃摔到地上。对此,莎莉文老师可贵的是既不简单粗暴,更不撒手放弃,而是换一种教育方式——或者在寻找让“我”乐意接受的、可能有效的方式:莎莉文把洋娃娃碎片扫到炉子边后,便领着“我”到外面暖和的阳光里去了。

    她俩“散步”来到井房——这时的“散步”恐怕是莎莉文的精心安排吧。“散步”让小海伦从刚才的坏心情中解脱出来,从而赢得轻松愉快的学习心境,获得最佳的教育契机。在井旁,“莎莉文老师把我的一只手放在喷水口下,一股清凉的水在我手上流过。她在我的另一只手上拼写‘water’——‘水’字,起先写得很慢,第二遍就写得快一些。”盲聋哑人只有通过触觉来感知事物,当“wator”从海伦的手中流过的时候,莎莉文老师则在她的另一只手上写着“wator ”这个词,时机抓得多么准确,教学方法多么巧妙。莎莉文的教育取得了神奇的效果,“水唤醒了我的灵魂,并给予我光明、希望、快乐和自由。”可以这么说,莎莉文用“水”启开了海伦智慧和情感的门。“水”让海伦油然而生求知欲望,用新奇的眼光看待每一样东西,获得了生命的意识和感情,也拥有了求知的无比美妙的感受。这是因为当搞懂了“水“时,“突然间,我恍然大悟,有股神奇的感觉在我脑海中激荡,我一下子理解了语言文字的奥秘了,知道了‘水’这个字就是正在我手上流过的这种清凉而奇妙的东西。”

    5.莎莉文老师还善于引导海伦到大自然中接受教育,想尽办法创造机会和条件让海伦走进大自然,亲近自然。这是因为莎莉文认为只有在与大自然的相处中才能感受到自然的伟大和世界的美好。关于这方面的描述在海伦的书中多次讲到和美好的回忆。

    我们联想现在,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还有谁经常带孩子出去体验大自然?孩子走进家门不是进房间,便是餐厅,从不进厨房间,有那么一个孩子住了一年多的房屋,竟还不知道厨房间在哪儿。

    学校教育说是有学工学农学军,只是叫父母到单位开个证明,证明在那里已经过了社会实践,这样的事例已是不乏其人,中学生不知道大米从何而来大有人在,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12年不接触大自然,试问,能培养得出像海伦那样热爱大自然的和不畏艰险的人吗?

    读了这本书,反思我们的教育,假如海伦这样一个盲聋哑残疾孩子从小放到条件很优越的学校里或者特殊学校里,能培养得出这样学识渊博的大作家、大慈善家吗?为什么?假如海伦这样盲聋哑集一身的孩子活在现在该是如何呢?

信纸作者:林林总总

点赞2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暂时没有评论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88